•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社会

来自阅兵训练场的讲述:父子两代人,一个阅兵梦

时间:2019-09-27 14:28:47   作者:李龙伊 程 龙   来源:人民日报   阅读:662   评论:0

    一天又一天汗流浃背,一个又一个动作定格强化,一次又一次重复训练……数百个日日夜夜,受阅官兵们在训练场的烈日下、风雨中,挥洒汗水,磨砺意志。

  他们无数次想象自己和战友们行进在长安街的庄严时刻,他们说,那是最自豪的时刻,也是最绚丽的青春。

  联合军乐团女演奏员汪野:

  “每一个音符都是给祖国母亲的献礼”

  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军乐团女演奏员的首次亮相,让电视机前正在犹豫是否参军的我心潮澎湃。

  报名参军后,我被分到了海军陆战队,每天陪伴我的不是优美的音符,而是艰苦的体能训练:擒拿格斗、武装泅渡、野外拉练……

  训练间隙,我主动拿起萨克斯为大家演奏。2017年,我考取了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并于今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军乐团招选参加阅兵。

  进驻阅兵集训点以来,队员们每天都需要背奏大量的军乐曲目,这对于专业军乐队员来说都不容易。为了不与其他队员产生差距,我把乐谱抄在笔记本上,吃饭前、睡觉前、训练前……每一点能利用的时间,我都会拿出笔记本温习背记。每次演奏曲目时,我都会留意自己音准不足的地方,即便是一个音符,都要在训练之余加练几遍。

  辛苦吗?辛苦!但我们觉得,每一个音符都是给祖国母亲的献礼,无论演奏多少遍都是快乐的。

  火箭军某部通信连女兵陈增:

  “遇见再多困难,我也不会放弃”

  5年前,我怀揣着“迷彩梦”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通信兵。经过数不清的大项保障任务、无数次的技能比武、岗位练兵,我从新兵成为骨干,从青涩变得成熟。很幸运,今年我成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女兵方队的一员。

  离开单位,我还沉浸在入选的喜悦时,训练任务就让我尝到了“苦头”:平日里军姿最多只站30分钟,在这里是1.5小时起步;齐步正步按照条令上的方法还不够,还得使出“洪荒之力”才能踏得有力、踏得更稳……

  然而,身着军装走过天安门广场是我的梦想,遇见再多困难,我也不会放弃。

  武警部队方队战士倪权钊:

  “父子两代人,一个阅兵梦”

  武警部队方队受阅官兵大多数来自武警北京总队天安门地区警卫支队、外事警卫支队、钓鱼台国宾馆警卫中队、国宾护卫队、武警仪仗队等部队。我是来自天安门地区警卫支队的一名战士,父亲也曾是驻守天安门的武警战士。

  受父亲影响,我一直有个“阅兵梦”。今年被挑选参加阅兵后,我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我们来到阅兵集训点,发现和原来在国旗护卫队练就的队列动作有很大不同,所以只能倍加努力。训练期间,战友们就连打扫卫生时,都拿着扫把练动作。

  父子两代人,一个阅兵梦,更何况我是天安门的兵,在自己日夜守卫的地方接受检阅,无比自豪,无比光荣!

  本报记者 李龙伊 程 龙

(责任编辑:孙丹)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经济观察在线)”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以下联系方式进行沟通。
如未与经济观察在线本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提前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猪肉市场再迎万吨中央储备肉投放
投稿邮箱:418526785@qq.com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闽ICP备12010380号